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物流焦点 >

摆在冷链物流产业面前的三座大山

2020-09-25 13:25:46物流焦点 234人已围观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对于冰鲜产品有更大的需求,冷链市场的前景很大,但同时,冷链市场又面临着基础设施不够、成本居高不下、地区发展不平衡等几大矛盾。

1、农业机械化、集约化水平低,无法让食品从源头开始进入冷链
在冷链市场中,规模最大的还是初级生鲜农产品。如果将初级生鲜农产品从地里、树上直接进入冷库,从源头上就进入冷链,作为商家,在损耗上能降低成本,目前我国的生鲜耗损率普遍在15%-20%左右,欧美则是5%,日本能达到2%。
但目前,我国还没有办法从农产品种植上实现规模效应,小农经济仍是主流从第三次农业普查数据即可反映出来,目前我国具有较大农业经营规模的农业经营户仅有398万,占所有农业经营户的2%。对比美国,其农业产值的10%来自400个大农场贡献,40%由中等规模的3.5万个农场贡献,其余由200万个小农场贡献。
换句话说,中国约400万规模以上的农业经营户仅占2%的总产值,而美国200多万规模以上的农场贡献了几乎全部总产值。
农业规模化效应低,收益就低,市场占有率也低,以果品为例,我国目前尚没有叫得响的全国性的果品品牌,但说到新西兰的奇异果品牌“佳沛”,相信不少人在超市、水果店都见过,这就是规模化效应的最佳例子,新西兰全国超过2700户农户加入了“新西兰奇异果销售局”,其每年有近7000万箱奇异果的产出,99%出口至全球各地,占全球奇异果市场的三分之一。
农业规模化低,单个农户产出低,需要的冷库数量就多即便集中在几个地方建好冷库,入冷库的运输成本也高,摊派到每个农户的成本也高。像水产、肉类,商家多多少少有不得已的成分在内,而果蔬的冷链渗透率就只有40%左右。

2、冷库野蛮生长,分布零散,集约化程度低
在我国,冷库的建设尚未形成集约化效应。大的仓储物流公司旗下冷库规模有限,比如锦江投资拥有的自营和租赁的冷库约为10万吨,是上海最大的冷库设施公司;另一家大型物流仓储上市公司中储股份也拥有部分冷库,但其半年报中未披露冷库规模。而截至2019年底,全国冷库总量达到5972万吨。
由此可见,冷库的发展主要还是依靠中小企业的野蛮生长,集约化程度较低,且很多冷库的设施老旧,只具备传统的保鲜仓储功能,无法满足现在高标准冷库的要求
冷库是一个重资产行业,其成本远远大于普通的干库,恰恰是需要资本集中的领域。
过去的干库,找一个郊区农民房,能遮风挡雨就行了,而冷库需要有完善的制冷设备,其中差距就像你家的毛坯房到精装房的差距一样。按照下图可知,一个完整的冷库需要不同温度的冷藏间和冷冻间,以及相关制冷机器和设备。
目前我国的冷库分布也是不均衡的,呈现出极强的地域性。根据中物联冷链委的数据统计,华东地区一家独大,占总冷库容积数的40%,华中、华北、华南地区的冷库分布相差不大,合计约占40%。冷库的发展不均衡,也制约了整条冷链产业链的发展。

3、冷链产业链盈利不均衡
我们总是能看到这样的新闻,冷链运输员将运输车上的制冷机关掉,快到目的地再打开。
是因为冷链运输员没有良心吗?不,说到底还是因为成本控制的原因。
冷链企业共同面对的问题是,随着市场体量的增大,营业额有相当程度的增加,但是其运营成本也同步增加。
在中物联冷链委做的《2019年食品冷链企业经营分析报告》中可以看出,31%的企业的营业额是持平的,20%的企业营业额有下降。也就是说,增长的企业占比,和持平、下降的企业占比是一半对一半。
在冷链物流产业链中,除了我们刚刚说的冷库发展较快,位于产业链后端的商用冷链展示柜的发展也表现较为突出。
主营为商用冷链展示柜的海容冷链2019年收入同比增长27%至15.36亿。海容冷链是商用冷柜的龙头,不管是生鲜电商的最后一公里,还是街边便利店的冷饮售卖,商用冷柜作为冷链产业的最后一个环节,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但冷链产业其他环节的企业,日子就没那么好过了。比如主营冷藏车制冷机组的凯雪冷链的表现就要逊色一些,其2019年收入同比下降4.4%至5.35亿。冷藏集装箱的行业龙头中集集团披露的冷藏集装箱销量,2020年上半年为5.36万,同比仅增长6%。从事氟化工原料生产的巨化股份2019年收入同比下降0.39%至156亿。
要看一个行业是不是赚钱,就要看它的商业逻辑是否完善,看它是在赚增量的钱,还是左手倒右手的存量竞争。
增量创新的部分总隐藏着一片蓝海,冷链物流产业目前面临的困难虽大,但它的增量创新前景同样巨大,如何越过高山,挖掘蓝海,是整个行业、乃至整个社会都要共同解决的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