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供应链焦点 >

从企业到行业再到国家经济体,供应链正在成为互联竞争的关键赛点

2020-12-03 10:15:04供应链焦点 179人已围观

大家是否注意过一个现象,许多国际城市的经济新区,都开始以某种产业集群来命名。以前,人们喜欢用杰斐逊、胡志明、华盛顿之类的人名,亦或是海港城、武夷山之类的自然景观,来为一座城市命名。如今,越来越多的城镇开始用起在全球经济供应链中的定位来命名,比如迪拜互联网城、开曼创业城、绵阳科技城等等。



这些特殊区位,是当地经济的发展之锚,也是全球社会向供应链地理转变的表现供需的动态变化成为驱动社会组织演进的核心动能,人们努力靠近基础设施和供应链附近,无论是现实的,还是虚拟的。在这个由生产者、中间商、销售者组成的完整生态体系中,满足供需、享受生活、追求发展。

物理学家加来道雄给这样的状态起了一个名字——供应链世界。有学者认为,在这样的世界体系中,地图上连通线(供应链)的重要性甚至超过了传统地图上的国界线。

现实供应链是传统基建的核心,进入数字互联时代,供给和需求的连接方式也发生了变化,是时候重新思考世界的供应链,以及供应链的世界了。

物理世界与数字世界的供应链之变

“新基建”这个名词之妙,在于其精准指向了决定社会流动性和经济韧性的基石——全球竞争互联所需要的数智基础设施。这些基础设施相互连在一起,就形成了一个全新的供应链网络

“旧基建”靠高速公路、高速铁路等托举其经济活动的高速率,“新基建”则利用AI、工业互联网、大数据中心等,用无处不在的数字化将全球市场主体、人和物包裹在一起

疫情期间的重要医疗物资流动,需要数智化供应链系统来保障效率;高效的政务服务同样需要虚拟化的数字信息服务供应链来保驾护航。随着社交电商、社区电商、内容电商的兴起,日益复杂的零售行业也需要全渠道供应链来满足碎片化的供需场景。

而对于急于从疫情打击中修复过来的全球产业来说,面对需求和供给端的各种不确定性供应链的智能化、协同化、柔性化、精准化,也就成了帮助企业降低风险、提升效能的“刚需”。

越来越多的厂商在转变观念,打造以用户需求为中心的反向供应链体系,洞察用户需求成了产品开发的最核心驱动因素。不难发现,从企业到行业再到国家经济体,供应链正在成为互联竞争的关键赛点。


不破不立:供应链数智化转型的三大痛点

要建构新的产业逻辑,首先要有对于各个行业的特殊需求的理解,只有基于普遍存在的真实痛点的深刻理解,才能在供应链走向智能化的过程中,把握其与产业的契合点。那么,当下各行各业所需要的供应链差异化是什么呢?

1、首先是效率。在供应链世界里,低效是最致命的敌人。许多提升效率的方法,比如改变集装箱的大小、货运行业单据电子化等等,都曾带来过数百亿美元的商业价值。而人工智能、区块链、机器视觉、实时计算、柔性自动化等技术的爆发,也让数字协同和网络智能成为持续优化垂直行业供应链成本、效率和体验的绝佳武器

2、其次是路径。能够带来效率提升的云计算、AI、5G等基础技术,与产业实际应用之间有不少距离,如何像“旧基建”一样,让学校、医院、工矿等领域可以直接连入数智化供应链体系,就需要具体、全链路的服务体系和解决方案来作为支撑,降低产业应用门槛

3、最后是共生。当下能够提供数智化转型方案的平台有很多,而供应链的特殊之处在于,它的核心任务是将遥远的多方联系在一起,这些主体之间可能缺乏相互信任,因此就需要真实信息的实时共享,让这张网中的所有人都能随时把握事态的进展,互相依靠、彼此共生。这背后需要的不仅仅是区块链、AI等技术体系的完善,平台的品牌认知度、技术可靠性、安全公信力等等,都需要久经考验。

从这个角度看,当下中国产业的转型焦虑,也在表达着对新的技术浪潮或者说供应链能量的渴求。渴望通过全新的基础设施,来保持、增加中国工业化的优势,抵御各种“黑天鹅”“灰犀牛”。

历史学家马克·莱文森(Marc Levinson)认为,疏通供应链可给世界带来超乎想象的好处。对于中国这个供应链最为复杂的经济区位之一,供应链转型的价值也是不可估量的。

大家都说中国是“唯一历史未曾中断而延续至今的文明古国”,这种文明的韧性,根基之一就来自于超大规模的多元复合结构,各个体系内部的自然、社会、经济相互依赖、多元共生,建立了深刻的有机联系。而供应链体系,也是这样一个相互塑造、彼此连接的规模体系,其转型升级难度,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