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专业资讯 > 采购资讯

你不知道的采购官的故事

2017-01-18 11:06:12      点击:

我是一个职业采购经理人,到今天工龄15年,也算入行15年整。常有人好奇的问我, 干你们采购这行是肥缺吧?好多油水吧?干采购到底在干吗?就是砍砍价吧?砍价过程中,是不是可以对供应商吃拿卡要各种为难,这样你就发财了?

这种时候,我总是无言以对,一脸的蒙娜丽莎

现给大家分享些工作中遇到的几个有意思的小故事:

第一个故事

若干年前,我是个服务项目的小采购,某日项目经理突然召集了一大堆人在会议室里,无外乎供应商各个级别代表,技术,项目,法务,财务。突然喊一头雾水的我去开会,一进屋项目经理就热情的介绍说“这是我们采购,特能砍价,来你们一起谈谈价格吧”

当时入世浅,虽然满头黑线,一肚子草泥马奔腾而过。还是战巍巍的问“可以便宜点么?”人家客户笑眯眯的说“看你这么问,零头抹掉吧”有点小震惊,看看项目经理,项目经理一脸麻木,遂,回头对着客户说“那再便宜点?” “客户突然横眉怒目”不能便宜了!你们要亏死我啊“唾沫四溅,横眉冷目,颐指气使。

于是项目经理微笑,打圆场,让我回避一下。当时离场时,心下有一丝淡淡的羞耻感。

若干年后回忆,这是一场游戏。“急眼骂人”是主宾双方最爱演的游戏,把价格分析,成本造价都无视了,直接用菜市场那套“太贵!不买了”“回来嘛,听你的抹掉零头嘛”“好好,你真麻烦,早说” 好熟练的戏码,对么?

菜市场买菜一样的恐吓或央求或逼迫降价,那不如请我妈来啊,菜市场砍价一姐,独孤求败。

其实,我妈买菜是有深厚的修养的,她熟知所有的摊位的老板的人品个性,报价习惯,每天菜跟猪肉的紧俏程度跟价格趋势,还会因为下雪,台风,暴雨种种影响菜农进货的因素,预测涨价。如果我面对谈判桌,如老王女士一样有溶于血液的产品专业知识跟原材料,产品价格信息,我就不会那么狼狈。

而当年,我那次惴惴然的砍价,是在鼻子上临时摸了一坨白灰,演了一次自己也不知道深浅的砍价游戏。不了解项目背景,没有做过价格分析,更不知道每个厂家的设备在项目中投入以后会发生的生命周期成本,知会盲目的学习我家王太太说一句“便宜点”。

这是一个傀儡

几个月后,项目交付,当事横眉怒目骂得我仓促逃离会议室的那个乙方代表,笑眯眯的来找我,桌下悄悄推来一张购物卡,“谢谢你,这次项目我们合作很愉快,我们以后好好合作,XX经理也有份的“ 突然都明白了。整场戏就是xx经理安排的,人生如戏,我是个演员。

我离开了那个公司,带着这种眼神。

第二个故事

又过了若干年,学会了成本结构分析,价格分析,生命周期成本,各色价值工程,会用小数据库,会做报表,满嘴开始跑火车了。

一天,召开采购人最紧张的采购委员会,这种会面向CEO和各种部门总监,一般一个月开一到两次 讲采购策略决策求同意。刚刚可以主持采购委员会的日子里,每个月的大姨妈都是跟着采购委员会一起来的。因为神经高度紧张。一次,兴致满满打开ppt,各种讲解,斜对面的财务总监,一个矮个的本地男人,啪,拍了一记面前的本子封面,一声巨响。“你分析个什么劲,我们就派你砍价去的,讲成本是你的事吗?这管你什么事。你想替供应商解释为什么这么贵吗?你维护谁的利益?”眼珠溜圆。

我并没有因为这个离开那个公司,相反,我得到了很快的提升,我至今很感激那个五百强公司。

第三个故事

某年的一个夏天43度最热的一天里,我撑着小阳伞,站在官员的办公大楼下,等待官员接见我,公司几乎面临停产,因为标书在官员这里半年得不到批准,一大批合同无法招标,不能买东西的公司,怎么运营呢?我在擦汗,汗水花了我的妆,太狼狈了,要补补,我心里再度跑过一万头草泥马

那个夏天,我做了一个夏天的秋菊。我们小心翼翼查询法规,了解官员的苦衷,沟通彼此对业务的理解。

那个夏天,我接到了3份审计报告,上百条待整改项目,无数个投诉电话

我终于明白了,多年来,我的老板,总监们,躲在被我们戏虐为小黑屋,玻璃缸,大包厢里并不是欢乐多。

一个女性官员对我讲了一番话“招标是最陈旧,最刻板的模式,他们让你们企业不能跟供应商沟通,装模作样,最后增加了你们企业的负担跟成本,招标明明都是给你们企业围标,暗中制定供应商用的通道。我们官员很谨慎,不愿意随意批准”如雷击电鸣,虽然委屈,但并不冤枉,这个是体制病。

那一天回来以后,我对着满柜子的一路走来积攒的书,失眠到天微亮,气候微凉。我开始写新流程,新操作指引。我焦虑,对细节纠缠,我开始出现白发,我知道了原来做采购官,要学会审计的眼光,用第三只眼看问题。

官员竟然被说服了,流程又轰隆隆的转动起来,虽然波折,但我竟学会了找到关节,打通关节,业至深处,采购更像人力资源也像公关管理。

我得到了职业生涯很少有人可以去做的经历,开疆辟土。

恍惚三个故事,知会后来人,同路人。我只是希望孩子看见一个努力勤奋的妈妈,以平凡的资质,努力不懈,做个榜样。

采购是个有趣的行当,我成了一个杂家,跟谁都可以聊三分钟的不无聊的,这是最大的收获,绝对不是物质与财富。

还想回答说:能被企业容下多年的职业采购,不会有传说里的“油水”,因为这些人有梦啊。